国外有哪些比较好的「增长黑客」的案例?

  • 发表 2020-06-29 18:29
用人话说:「增长黑客」这一概念近年来兴起于美国互联网创业圈,最早是由互联网创业者SeanEllis提出。增长黑客是介于技术和市场之间的新型团队角色,主要依靠技术和数据的力量来达成各种营

用人话说:

「增长黑客」这一概念近年来兴起于美国互联网创业圈,最早是由互联网创业者SeanEllis提出。增长黑客是介于技术和市场之间的新型团队角色,主要依靠技术和数据的力量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而非传统意义上靠砸钱来获取用户的市场推广角色。

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圈,也有这样一批走在时代前沿的「增长黑客」最早实践者:Teambition 、Growing IO 、墨刀……「增长黑客」们能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难以企及的高度通盘考虑影响产品发展的因素,提出基于产品本身的改造和开发策略,以切实的依据、低廉的成本、可控的风险来达成用户增长、活跃度上升、收入额增加等商业目的。简单来说,就是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地用“技术”来让产品获得有效增长。

他们眼中的「增长黑客」

用户增长是一门科学,而不是艺术。——by Teambition CEO 齐俊元

制造最简单的框架,把产品交给用户决定。——by 墨刀 CEO 张元一

相信你的数据,而不是你的直觉和经验——by Growing IO 联合创始人 叶玎玎

凭大多数产品存在价值之低,根本轮不到谈增长——by 《增长黑客》作者范冰

挖掘数据背后的刚性需求,带动业务增长——by 微软加速器 CTO 王雷

如果一个事情,你不能衡量它的话,那么你就不能增长它。——by 彼得·德鲁克

范冰:增长黑客在中国这两年

「增长黑客」这个概念最早是2011年硅谷一位专家 SeanEllis 提出的,他也帮很多知名公司(如Twitter、Facebook等)公司做过咨询。但把这个概念发扬光大的是 Andrew Chen,他写了一篇文章 「 Growth Hacker in the new VP Marketing 」系统地阐释了什么是“增长黑客”。

最典型的 Growth Hacking 有三个案例:

一,Dropbox。Dropbox 团队一开始推广时也是花钱买用户,后来发现这样的用户获取成本太高负担不起,于是想到一个方法:你在 Dropbox 邀请一个好友,你和好友各自都可以获得250空间的扩容。这个方法当时帮助Dropbox 取得了快速增长。

二,Hotmail。Hotmail 老板最早也是技术出身,不知道怎么做营销。于是他在所有发出的邮件末尾追加了一行签名,告诉你说你也可以来 Hotmail 获得免费邮箱。短短一年半的时间 Hotmail 就获得了2500万用户。

三,Facebook。除了Face book以外,包括Twitter都在用这个策略:让你在这个平台上关注更多的好友。你关注的人越多,在这个平台上消费的信息越多,互动越多,就会更加活跃。推荐来的好友可能是通过你的二度、三度关系,也可能是通过读取你的邮箱或者手机通讯录。

这两年我欣慰地发现,国内公司中开设 Growth Hacking 这个岗位的越来越多。国内公司增设 Growth Hacking岗位之后所做的一些事情。

首先是滴滴打车。滴滴菜单在左下角有推荐好友,可以获得12元奖励的机制;

支付宝刮刮乐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过,每次用支付宝支付成功之后最下面有一个刮奖区;

最早大部分音乐平台分享音乐时就是一个链接,上面写着演唱者的名字,后来QQ做了一个创新功能叫「歌词海报」,听一首歌时可以把你对这首歌里最有兴趣的关键词勾出来,还可以更换字体、排版、换背景图,最后生成一张很有逼格的图片发到朋友圈。

齐俊元:如何打造增长黑客团队

Teambition 自己实践「增长黑客」这件事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松散模式。我们最早听到 Growth Hacking ,第一反应觉得这是一种不花钱、很聪明、听到就很激动的用户增长的手段,第一反应觉得这应该是市场团队的事。所以我们最早是几个团队比较松散地合作,市场牵头。但后来大家发现,在多个团队里推进基于「增长黑客」的一些小优化项目,周期会特别长,大家各自的工作排期,有自己的要求规范。另外周期长带来最凸显的问题就是目标不明确。在这个阶段我们最大的收获是两句话:「增长团队不是一个创意团队」;「增长团队应该关注的是核心业务数据的增长」。

第二个阶段:独立模式。第二阶段我们开始组建自己的 Growth Team,我自己带这个团队,团队里还有产品经理、各端的工程师、设计师。所以 Growth Team 的工作流程也变了,首先是发现机会、提出假设。这是很重要的过程,我们从原来「提创意」变成了「发现机会」。我们要求 Growth Team 每一个人提出方案时绝对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根据已有的上了线的功能或者服务方案的数据,分析如何可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好。后来我们在招聘要求上这样写:Teambition的增长团队是一个更像科学家一样的团队,而不是一个很纯粹的设计团队、创意团队。

第三阶段:学习并积累。这个阶段我们将「增长黑客」这个概念推广到了全公司,我们用的方法一是「 OKRs 」,二是「 AORs 」。「 OKRs 」的逻辑是根据公司整体的大目标拆解出每个团队各自的目标,以目标驱动的方式来做事情。「 AORs 」的意思是全权负责领域,我们一定要界定清楚在公司发展中某一个领域是由谁来确定负责找到方式推动,然后给他发挥的空间,这样各个部门之间才不会打架,也不会出现推诿。

最后总结而言,我们认为 Growth Hacking 是推动实现企业使命的一种有效手段,应该是一件从企业最高层开始贯彻的事情,而不是小打小闹。Teambit

相关标签

人民网

1565 篇新闻